宫园薰

想说的话很多,到最后发现只能说出无力的只言片语

一遍遍鼓起勇气,一次次打退堂鼓

下定决心想断来往,你的行为又让我迷茫

只想问一句还能不能当亲友,却怕得到的是你一句笑答

“一直都是啊”

然后兀自迷失在你的若即若离中

一直都是这样,对别人的变化束手无策,想要努力亲近变回以前的关系,又不安地想行动会不会打破关系的平衡。像破碎的镜子铺洒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,折射阳光满室迷离,往前踏出一步,却碎成钻心的痛。


忽然想起毒哥师父和气纯师娘,师父说,她喜欢道长,剑纯粑粑。但是师娘是气纯,是道姑。 师父说,完全相反有木有。然后说,以后去蹲剑纯道长。

但是我看她完全没有想要去的模样,每天和师娘秀恩爱【我才不会说刚刚被妻管严师父和师娘秀了一脸,呵呵哒】

师父和师娘都是女孩子,倒不像存在什么爱之类的。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到,为什么有的人要想,你不是我最想要的那个类型,虽然你很好,但是我不要。这么执着地追求,最后得到的,不一定就是你喜欢的。甚至你爱的你得不到,爱你的也离你而去。你挺好,我可以接受,那就一起吧。就算最后不在一起,也是朋友。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吧。但是要迈出这一步,要有一种宽容的,豁达的胸怀。

可能这是网络才能给我们的潇洒,但是有这份胸襟才能这么洒脱。多少人把情缘当成了现实,不断提醒自己,这是网络,我不能陷进去,一边义无反顾。到最后,有的上818,有的A游戏。我可能没有这个资格说吧,毕竟我也很冲动。。但是我想成为这样的人,欣然接受,乐于享受。

可以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吧,千回百转,最后闹得都不开心。有时候,直来直去带来的不一定是伤害,简单的,带来的就是纯粹的愉悦。没有猜疑,普通的相处模式,类似于返璞归真的情感,才没有那么多烦恼。

你来我会很高兴,你走我觉得可惜,但是默默等你回来。哭天抢地什么的都一边去,我喜欢的就是这么一种平淡单纯的友情吧,像天空一样。

还是想配一张天空的图,图源网,侵删。

看到帖子里的逗比楼主和第一个徒弟的故事,虐虐的。楼主说她的喵哥徒弟很高冷,说的话很少,话最多的一次是告别的时候。三天后,她看到她的徒弟给她寄了信,到信使那里一看,5组200瓶的纳元丹和5000j。她徒弟说,只能给她这些了,或许以后会回来。无从考究是不是她徒弟身上最后的东西,但是能看出满满的心意。楼主把信退回去,说徒弟你不回来就去偷小鱼干,但是30天后她看到信使那里,只有被退回的那封信件。她徒弟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

想起我第一个师父,是个妹纸,现在想想可能闷骚?果然是只羊x大学党,比我有空x刚到藏剑的时候是她的叽萝号陪我练级的,一开始就给我交易了四个包包,现在还在用着。蓝色的梨绒落绢包,像一开始看见的咩萝一样【最近她换了一套,就记得头上的荷叶了。。萌萌哒】开始挂yy教我( p_q)后来我就自力更生了。。不会才问师父。第一次充值也是她帮我充的。。现在输入法有生之年后面跟的还是遇好人x超感谢她的。一开始完全不懂传功和召请是什么东西,也是她交给我的。后来看她各种大战打本。。大概很忙吧。我这小白不太好意思打扰,就百度了。

上次七十多了吧,去唐门准备做那个门派事件【结果我压根没接到任务,呵呵哒】师父突然密我【好久没聊了我会说】“要传功吗?”我“好啊”然后各种闲聊。“不知不觉都这么大了。”突然有种泪目的冲动,“怎么都不来找师父呢?”大概是感觉很忙的样子。。我好像是这么回复的吧,记不清了,反倒是师父这句话在我脑海里回荡。过去了也有一两个星期了,忘不掉啊。

前天她主动密我,依然是传功,随便闲扯几句,然后那句话又浮现出来了。啊不对,是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啦。忽然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徒弟。不太习惯打扰别人,问问题我还是觉得百度好,没人知道你要问什么,资料永远躺在那里,你一翻就能找到,不用担心会不会打扰别人,不用担心会不会被嫌弃,不用担心如何措辞。

或许是社交恐惧吧,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每天上线给师父发个问好好了。

希望我会记得呐。

最后感谢我的师父,没有你我可能不会玩下去,也不会继续扯着我的基友,不会遇到这些逗比,不会有这么强烈的门派归属感,不会见证着藏剑从寒冬走到初春,不会为这个游戏、这些门派、这些NPC而牵动,不会觉得好喜欢丐哥丐姐啊啊啊prprprx

放上楼主的一段。。感慨?感觉挺戳心的。

翻了翻以前看四月的感悟,果然我已经预感薰会死亡,但是真的死了,真难受呐。二月这么短,为什么你的青春,也这么短呢。